非亲友会清fo,抱歉。

关于

居然还有人开黑枪。

我作为归档者在这里也直说,大厨赛是甄选优秀的文章来的,优秀的文章,优秀的作者就理应被人喜欢!不够优秀谁会那么无聊点红心蓝手让所有人看!

说人家攀关系的那个,不就是嫉妒人家吗?那你写啊,你画啊,你写到那个级别了能被人喜欢了自然就有神仙推你了!

物以类聚人以群分。就是这个道理。

【OC】诡艳。

每个人都有一颗写R18G的心,我也是。

娘啊,感觉再写下去会被挂,我就自己在脑袋里爽爽。

再发一遍置顶。

除了认识或者眼熟的朋友,听客这个号会无差别清粉,非常抱歉。请大家看好,非熟人勿fo。

我没有恶意,也不想刻意摆什么架子,自私一点讲,我更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作品,而非通过我的日常去猜我是什么样的人。

给自己留一片清净地还是挺重要的。

子博归档:

凹凸主博(雷安、瑞金、凯柠、佩帕等) @听雨鲤。 

安雷博 @起居室。 

评论博 @听客不开黑枪。 

SCP基金会和设计相关 @残荷听雨。

说起来我摸ps比正式写东西还早。

小学五年级有的电脑,六年级误入闪字吧,我一直不喜欢求人帮忙,于是自己下了ps,自己自学制作闪字……

然后又误入了一个个人贴吧,里面很多吧友都热衷于搞排字和制图,于是我又改了风格,学着用文素做图……

直到高一我家断宽带,高二高三我基本上是断网状态,一直用u盘里的图自己瞎jb搞(凭借一本计算机应用基础,里面有简单的ps操作)。

大一才有了能连WIFI的电脑,那时我在学生组织做vx审校编辑,也是我教小饼干们怎么缩图怎么用软件。再后来去了更高一级的vx团队,责编老师问我能不能做文尾二维码,我心想我不会啊但我可以自学啊,于是用一个小时学会了ps时间轴……

今年是我用ps的第十二个年头(也是动笔写...

【OC】解忧杂货铺。

一个曾经的oc企划,12月份的时候写了几个设定,但是弃坑了。就把纲和设定都发出来。

有点类似解忧杂货铺的设定,但比它黑暗多了,这个解忧杂货铺类似于校园怪谈,每个学校都会有的中介组织,简单的比如撮合男女生搞对象啊,从老师那里捞题啊,社团之间抢经费啊,有的时候代价是人脉,更多时候是钱和等价物。如果开价够高,甚至能把校园的某个底下团伙连根拔起。

每个学校都会有解忧杂货铺,一般是一个boss和一个助手,通过QQ联络来收取代价和联系工作。boss换的速度基本上一到两个学期一个,一旦有人伤害boss,解忧杂货铺全城的boss和助手将会相助。一个都市传言:曾有人泄露了全城的boss消息,这个人被抹掉了,...

一个涂鸦。

“我曾经也是个沉稳的人。”

“现在不也是吗?”

“……我可比原来可怕多了。”

宇宙剧场。

剧场一直就是那个剧场,只是剧场主人一直在变,随时代变迁更新换代。庞夫人只见过老一代的剧场主人,温柔、矜持、专业,用金钱收取别人记忆里的故事,再写成一部部篇章剧目,在全国各地巡演。


“您确定已与我两清了吗?”
“那是跟上一代剧场主人的事了。”穿黑裙的女人点头,她看着面前女孩的条纹过膝袜和热裤皱了皱眉,这穿着对于一个合格的剧场主人过于不庄重了。


隔着重重黑纱,女孩却好像看透了她的想法,站起来磕了磕马丁靴,红色眼睛弯起来,她笑眯眯地点头说:“不,还没完。”


“夫人,听客不仅仅想听您讲您生活的苦涩、您逝去的婚姻,您越发孱弱的身体……”

“听客想听的,想知道的,仅仅是爱本身。”

“那...

新文试写草稿二。

刘苑整个身子顿了一下,僵在了楼梯上。阴暗潮湿的楼梯间,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回荡着,她脑海中在斗争,是赶快跑还是走上去正面迎击,但对方没有给她做主的机会,先一步把她压制在墙角。二人的气息相接,男生撑在墙壁上没有给她逃跑的余地,他看着刘苑一副戒备的架势,偏头叹了口气。

“我以为你有所长进的,可惜了。”

他一手按住她的肩膀,另一只手抚过她的脸,她被冰得瑟缩了一下,但马上被那只手攥住下巴。他用食指拨开她厚重的刘海,细细掠过那道伤疤。

“没想到留疤了,对不起,我下手太重了。”

语气温柔,行动却强硬地像是要制住某只猛兽。刘苑想逃脱他双臂的枷锁,却被他捉住了双手动弹不得。她感受得到没有钳住她的那只手托住...

新文试写草稿一。

“她”有一点奇怪,虽然打扮的很时髦,但是打底裤下的腿过于消瘦了,肩膀也有点宽,倒有点像男生。

清莞关上防盗门,环视整间屋子,又黑又肮脏,虽然有打扫,但还是掩藏不住墙上的手印,还有旧沙发上密布的灰尘和蛛网。

刘苑把快递放桌上,看着“她”几下撕开袋子,露出白色的裙撑和网袜,“她”拿着裙撑看了看说:“还算不错,跟卖家秀没什么区别。”

声音不对,听出来刻意隐含的浑厚低音,那么这个“她”实际上真的是“他”了。

“小苑,你还带朋友来啦?”那个人向自己的方向扬起脸,清莞忍不住后退了一步。

“嗯,这是我现在的助手张清莞。”刘苑点头,“我还没跟你介绍,这位是我的前辈,樊帆,A大学计算机的,原来也是咱们...

所以不能天天看向哨文,容易脑补。

给lofter扫扫灰。
一篇哨兵向导的gl文设定,很虐,但是HE预定。名字叫《she's my medicine》。
嗯,依旧并不会写。

A与B是同班同学,在B猛然意识到自己分化成哨兵的时候遇上了早已觉醒为向导的A。两个人此前只是好朋友,在危急时刻AB暂时缔结了精神连接。A开始帮助B控制自己的能力。

为了昂贵的黑市抑制剂和掩盖自己的身份,她们只好结成搭档在放课后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挣钱,开始是在校园内部,后来开始进行抢劫、盗窃,但都是针对一些坏人和犯罪团伙。她们的能力也是越来越强,两个人在搭档过程中慢慢培养起了感情。

AB认识了外校同学C,C是一个黑暗哨兵,为了掩藏自己的能力,只能不停避免与...

© 听客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